主页 > 视频 > 倪萍:我没觉得命苦,生活里也很少哭

翻倪萍的微博,你会不自觉地陷入一种饥饿状态,因为除了她的画就是她亲自做的面食,她的经纪人要求她一定要努力减肥,瘦回20岁时(图)的模样,但她却永远逃不开美食的诱惑。

自从1990年进入央视,倪萍就成了那个电视黄金年代、人们心中烙印最深的女主持人。进台两周后,她出现在红极一时的节目《综艺大观》里,一个月后,她站上喜庆热闹的春晚舞台。她在央视做了13年“一姐”,直到离开舞台。

为了给儿子治病,她放弃了事业。对此,倪萍很坦然:“我没觉得自己命苦。主持人有的是,对我儿子来说,母亲只有一个,所以我不遗憾。”

阔别央视十年,再回归《等着我》。倪萍还是倪萍,极其敏锐和感同身受的同理心,以及对抵抗强悍命运的弱者不由自主的悲悯,还是令她难以自持。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,她正在录制节目的间隙,刚刚为一场欢聚落泪,“我就是一个挺爱感动的人。”

但生活中,她却坚强到“不会哭”。“很少哭,没什么难过的时候,心特大。”再登上荧屏,她发福的身材和留下岁月痕迹的面容,被网友指责为“胖”。她在博客里抒发心声:“遵从自己就是衣服越穿越肥,鞋越穿越软,不照镜子、不上秤称,进门和出门可以是一个人,越活越简单。”戏谑称“舒服了一个人,难受了所有人。”

但最近两年,减肥被她频频提上日程。她皱起了眉头。“我其实真不在乎。就我身边的人说我胖,我的观众见着我,几乎没有一个人说胖。”经纪人小倩笑着接话:“人不会在你面前说。”倪萍瞪大眼睛,声音骤然高了八度:“背后说呀?”

1 主持

再次回到荧屏挺怕被人讨厌的

在央视二楼的演播厅外,穿着枣红色上衣的倪萍缓缓走来,脸上挂着主持人的标准笑容。走近了看,眼睛却是红的。

十分钟前,她在《等着我》的录制现场,见证了一场30多年的师生情谊。“刚刚还在擦眼泪,真聊不得。”虽然不在节目里,她的情绪却还在其中。“我哭得很少。”她解释说:“都是幸福的泪水,他们找到了亲人。”

2014年,55岁的倪萍重返央视舞台,再次拿起话筒,她有过犹豫。“太长时间没做电视,对电视已经有点怕了。现在的荧屏上都是年轻的男男女女,我一个小胖老太太在上头,东说西说挺讨厌的,我说我先做做试试吧,如果不好你们赶紧找人,结果做下来觉得还可以。”

她承认,自己是个容易感动的人。“有时候很莫名其妙,不值得你流泪,但眼泪还是会掉。”

但生活中遇到难事,她却不会哭。“太坚强了,没什么难过的时候,其实我的心特大。比如脖子拧了,拧就拧了。睡不好觉头疼,起来坐会儿头就不疼了。”采访她的那几日,新书签售、录制节目连轴转,她忙得连觉都睡不好。“我这两天录完回去,洗完澡坐那儿,脑子都是空的,就是负荷太重。睡一觉也化解不了,睡不着就胡思乱想,什么都想。”

这样的状态对于倪萍来说,却是种习惯。“我一直在亢奋当中,可能过几天会累。节目录制了三年,今年更有经验了,刚开始还有些不熟悉,现在更能够稳住自己。”

2 姥姥

是她给了我鼓励让我坚持画下来

倪萍一直觉得主持人这个工作很适合自己,因为能最大意义上的理解受访人。“从来没说过这人怎么这么讨厌,每个人的毛病都有他的原因。这一点,我受姥姥的影响很大。”倪萍和姥姥一起生活了50年,那本《姥姥语录》还原了她与姥姥一起走过的日子。她回忆第一次拿起话筒做主持人,脑子里就闪过姥姥的话:“用心看着人,用心和人说话。别觉得自己比人家高,也别怕自己比人家矮。”

压力大时,倪萍选择画画,这个爱好也跟姥姥有关。小时候,她在灶台上画的大公鸡,姥姥一直留着。她拿树枝在院子里画姥姥的辫子画到大门口,姥姥从那儿走过来,让大家别踩着,说怕疼。“我画到哪儿,姥姥就领着人去哪儿看,是她鼓励我,支持我。”

姥姥去世后,倪萍的书要出版,需要插图。“要不也得去买,我说我会画,拿起笔就画了。”这一画,画了六年。她的画作《韵》曾拍出118万元的高价。

在绘画上,她无师自通。“说实在的,有天赋。画画轻重、布局这都是天赋,对色彩的运用上也有一定的审美,没人教我。”曾经的一次电视采访中,倪萍说:“我心目中有很多东西,所以我希望能画到90岁、100岁,我其实是个特别崇尚美的人,别看我自己不美。我心目中的那种浪漫和向往,全都是特别有色彩的。”

编辑:位林惠

推荐:
播放次数:
内容摘要
;人民政协网是由人民政协报社主办,全方位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和各级统战、政协工作最新动态,为各级政协组织履行职能服务,为广大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服务,是政协工作者开展工作
标签:
来源:时间:2017-10-16 18:51作者:责任编辑:admin
热点推荐
热门排行